有着深度和高度的灵魂艺术家~ 访青年画家赵劲松先生

(广东省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馆 馆员 , 广州市文艺批评家协会 副主席,中国书画经意家协会 副会长,广东省收藏家协会 副主席,兼书画鉴定委员会副主任黎展华评论)

北方的风,无意将一粒干涸的种子卷上了天,飞舞翻越,经过千山万水,飘落在南方的土壤,恰遇沥沥的春雨,种子的生命有幸萌发了……

青年油画家赵劲松恰似种子一样的命运,从最北的哈尔滨南漂到了广州,异地生存已十八个年头了,从生根发芽,到生存打拼,从最初的被埋没不被注意,到逐渐上位,如高粱一样茁壮成长,成为一个著名南方报业集团南方某报的美术编辑。同时他一生钟爱的油画艺术亦随着他的生存状态的不断提升而节节攀高,尤其是他画风“视觉上的特殊,画风上的独特”,创造出当下图像艺术多元时代的“影像创意油画”,从而,艺术的视觉习惯和认知方式都受到了影像的规定,而影像传递的间接信息远远超过了亲眼目睹的直接信息,换句话说,赵劲松是从当下的观念中找到了自己油画创作的灵感和创作元素,从写实到意象到抽象的相互融合,构成了自己独特创作新的符号,就这样,以“影像创意油画”的新语境,新语言诞生了一系列的油画作品,他画中所强调的独立的人格,自由的思想,自由的空间得到了充分的发挥,而备受画坛的注目。

赵劲松油画---植物系列01

认识赵劲松是未见其人先见其画,他的画很有深度,并有思想,并带有哲学的意味,令我耳目日新而产生愉悦的感觉,当他知道我是艺术鉴评家的时候,也拜读过我的文章,并让人请我代他写一篇画评的时候,我很乐意,但也有点犯难,对他还不够熟悉,觉得思想准备不够,因为对于一个画家以及对他作品的归类是不容易的,犹如在五光十色的海洋里要对在游动中的鱼进行归类一样。因为中国从事油画创作的队伍非常庞大,在当今多媒体、新媒体、装置、观念等艺术样式越来越多地占据国内国外主流艺坛空间的时候,写实油画及架上绘画都被视为边缘的今天,中国仍有一大批从事写实主义油画家在不断的探索和寻找写实主义绘画的“新语言”。赵劲松也是其中一个,因为在他的画中,尤其是对植物的印象系列题材,要体现出理性思考和创作过程的感性技巧,其“目的”与“指向”,必须有明确的诉求。我认为,赵劲松的每一张画都有一个深刻的寓意,思考中我发现了他是一位梦境主义的画家,一位钟情于大自然的画家,一位企图通过大自然的环保对人类生存状态暗示和保护的画家,据说是通过他的梦境发生的场景在梦醒时分的时候追忆,梦的暗示来进行描述和创作,看来,佛洛依德“梦的释义”派生于艺术的时候竟然有如此的效果,具体一点来说赵劲松的风景画是通过梦的释义,是发自画家内心的真实感动,通过用风景这个特殊的视觉来反映现实生活通过自然景物中发现有意味的抽象形式因素,不切断与现实的联系,但巧妙地融入了具象与抽象的元素,呈现出新的意念和艺术效果,在关注自然,关注人生,关注生态环境中,将艺术上升到社会的意义。是一位具有艺术思想深度和高度的艺术家啊!

赵劲松 油画作品--- 广州印象 骑楼风骨2

当人们审视赵劲松的作品时,惊奇地发现赵劲松把画中将真实细节设计成一种个性独特的绘画情节,并在艺术圈中不少人认为他的创意是一种绝活,显示了他这方面独特的艺术才能,并形成了自己相应明显的绘画语言特征。我佩服赵劲松在造景描绘上有足够的耐心和细腻的微调能力,在似与不似的刻划间让观者陷入了思考,并产生共鸣。我在赵劲松作品的解读中发现他高明的地方是突破写实主义,古典主义的框架但并没有把形象放弃,只是把现实的具象加以现代化的加工与表现,加以变形或夸张,介乎于具象与意象之间,丰富了我们的视觉世界,所以能够大放异彩,使得画面不仅具有写实性,表现性,抒情性与装饰性,所以能够产生出“图像美、意境美、视觉美”,所以出乎意料之外又合乎情理之中,而别具一格。尽管赵劲松在创作中的重点放在了即将被拆迁的老屋街景人文关怀和工厂排烟污染对人类生存环境造成了伤害表示极度关注外,使用更多的是从现实主义到浪漫主义对风景的描述,不难看出画面背后,艺术家内心世界对生活了二十几年的南方这片凝聚着沉重的历史积淀,以及开改革开放之先以及抚育他成长的一方水土,充满着炽热情感和刻骨铭心的感恩之情,我们深深知道:“艺术是生活的反映”。只有当艺术家眷念着这块土地并且感恩这块土地的时候,才能全身心的投入到创作中去,才能有感而发。画家赵劲松本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北方人由于他对南方的原生态净土的爱,所以才能在现代都市文明的背景下,有真挚的认识,才会让他的艺术作品中的语言表述,哪怕是“一棵树、一片叶子的颜色、一个场景、一个具体的细节”描述都犹如置身处地的本土意识的真实而准确的反映。唯有如此他的作品才让我们感觉到生命力的张力和艺术个性的魅力。

赵劲松油画----广州印象 高第街

赵劲松正是在各种艺术样式都十分饱和的今天,从未体会到“选择”是如此的重要,在今天绘画究竟还能取些什么,如果从样式和材料的“革命性”角度来看,我想绘画可能已经真的无可事事了。所以创新才有艺术的发展才有自己的发展,使我释然的是:赵劲松的作品充满了新意的念想,有对美学价值观的执着,有作为一个艺术家的自恃,也有对自己人性的剖析,更有对南方自己第二故乡的有感而发,真实而充满诗意,特别我从赵劲松作品中细节上的特殊纹理与外轮廓的处置,在视觉上充满新意与魅力外,我认为正好是他作为一个画家极为天赋的展示,他的特殊样式的探索使我们不得不高度重视和刮目相看。

赵劲松艺术的灵感在于梦境,而梦境的不断派生带来取之不尽 的创作源泉,起码创新不是凭空而来的。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结果,除了一个人有爱心一个继承与吸纳前人,一个吸纳着时代各类物质与精神营养。不可能有不二法门,起码我是这样认为的。因为艺术的定义是人类以情感和想象为特性的把握,世界的一种特殊方式即通过审美创作活动再现现实和表现对象化,换句话说:“他是人们现实生活和世界的形象反应。也是艺术家的知觉、 情感、理想、意念综合心理活动的产生的根由。这句话可作为我对赵劲松艺术创作初探以及他天才创意念想的注脚。
从赵劲松的身上我看到了,不管你是谁?不管风从哪里来,只要你是一粒充满梦想的种子,不管落到了哪里,只要坚忍不拔、敢于面对、敢于开拓,一定能开花结果,终究能成为参天大树。这是赵劲松给我的启迪和启示。

赵劲松本人对他的油画作品理念的一些解释

我是1994年来的广州,到今天已整整27年了。亲身参与见证了广州历史上发展最快的18年。对于一个外地人来讲,一切都是陌生的。完全不同的生活习惯,不同的天气,不同的温度,不同的饭菜,不同的语言,虽然依然都是一样匆匆忙忙的人,可并不能肯定他们的思想,不能肯定各种表情所代表的意思。的确南方人跟我们北方人在很多方面很是不同,但是18年渐进式的融入广州生活,最终使得我明白,其实我们都是一样的人。

广州潮湿的空气,煲汤煎药的味道,陌生的骑楼,繁忙红火的商铺,逢雨必浸的街道,拥挤复杂的城中村,堵塞的高架桥,四季花开的植物,遍布的防盗网……这一切的一切都通过我的感官悉数接收,缠绕在我本已复杂纠结的内心深处,时常反映在梦中以及大部分的发呆时刻,可是那些景象已不完全是他本来的样子了。

那天我决定画画,把心里挤压的印象梳理出来,我尝试凭记忆,凭印象画出来,那些只存在内心的画面,唯美,凄美,纯粹,甚至完全是臆造出来的场景,空间,建筑,空气理性地画在布上,以“我”的视角,第一人称视角,展现出来。大部分作品画面中是没有人物的,因为是“我”在看,所以,场景里是有一个人的,那就是看画的人,你在看画,你就是那场景中的那个人,我看就是我在那里。作品搭建的只是一特定的空间场景,内容与故事则是看画的人的故事,你在看画的时候思想怎样只有你自己知道,或感受到,别人看故事则是别人的,当然,我有我的。

我是一个爱做梦的人,从小到大几乎天天做梦,真实与梦境往往混乱,分辨不清。直接的后果就是时常发呆,不断论证现实与虚幻。有很多的梦境美轮美奂,现实中绝不可能出现,重现的愿望很强,可大部分的梦境早已遗忘,就算有些印象的梦境,也很难用画面表现出来,有些根本不适合用画面表现,那可能是一系列的过程,或者是各种感官的综合体,无法拆分,或者是异常复杂的细节结构,像是显微镜下未知的世界,抑或是浩瀚宇宙中从未经验过的空间……即使很难重现,可是我依然想尝试一下表现出来,这其实是我好多年前的一个愿望,那时曾发誓一定要展现出来与人分享,别把它烂在心里。

“广州·梦”其实是我内心对广州的印象,等于是我重建的我心里的广州,跟现实出入很大,诸多元素刻画上力求自我理解原则,绝对的真实不是我的目的,我要的是画面整体的力量,内在情绪的挖掘,干净纯粹的视觉体验,以及这二十几年来魂牵梦绕的纠结,童年经历和对家乡思念的情感,现实与梦境交织,内心与肉体感受,命运与时间的写照。广州印象,植物印象,梦境三部分,也可以说是一部分,顾称作“广州·梦” 。

赵劲松先生创作性油画的随笔

命运让我选择画画

一个人的降生无疑是被动的。

一部分人被生在战争年代,连绵的枪炮声伴随着长大,身边不断地有亲人朋友倒下,幸存的人们也是缺胳膊断腿,遍体鳞伤,男人女人表情凝重,默默祈祷着家人的平安。

一部分人被生在贫穷落后的国家,挨饿受冻伴随着成长,填饱肚子问题占据整个头脑,赶上瘟疫盛行,自然灾害,贫瘠的土地颗粒无收,不知道谁能撑得下去。

一部分人被生在富裕的人家和平的年代,优越感伴随着一生,要天得天,呼风唤雨,为所欲为,身边的人每天谈论的是高雅的音乐,名人的绘画,滑雪游艇,名山大川,美食美女。

一部分人被生在平淡普通的家庭,永远的配角身份伴随一生,高不成低不就,梦想着有朝一日乌鸡变凤凰,庸庸碌碌一生一事无成,传给下一代的是跟自己一模一样的命运……

当然还有很多部分,不同的年代不同的国度,不同的信仰不同的性别肤色,介于不同部分之间的和离奇特殊的被生。这一切的一切无法选择的降生,必定会对这个人的内心构筑不同的心理机制,做事想问题会有完全不同的思维模式,对事物的感受程度差别巨大,甚至相反。这其实倒也没什么,问题是这些不同起点的人,被拼凑在一起进行所谓的社会建设,无处不在的不公平不断挑战着心理支撑的底线,人格逐渐被扭曲变形。当今信息高速发达,几乎可以说是达到泛滥……

梦境

在北方,由于气候、空气质量等原因,得肺部及呼吸道疾病的人极为普遍,不管是感冒发烧,咳嗽发炎,都有可能演变成呼吸道疾病。我就是其中之一的患者,病是妈妈传给我的,她在我8岁的时候,因肺气肿去世了,一生只活了三十多年…

支气管哮喘从出生开始一直伴随着我长大,呼吸这样普通的功能,对别人来说从来不用去想的问题,对我却是无时无刻的折磨,似乎总有人用双手紧紧地掐着我的脖子,每一口吸气都必须竭尽全力,缺氧令我头昏,直接的后果就是每晚必梦,白天如果睡觉的话,那也是一定会做梦的。

由于呼吸不畅,梦里的内容也会反映出来紧迫与压抑的特色。弗洛伊德在《梦的解析》中,对肺部或呼吸道疾病患者的梦有过研究,大部分患者都有过飞翔的梦,他认为梦是愿望的达成,现实中做不到的行为,竟会通过做梦的方式达成。

这一点恰好被我印证了,被追逐以及高速飞行的梦特别的多,那真是想飞就飞,跟超人差不多,而且自己感觉极其真实,风从耳边吹过发出不同频率的呼哨,心脏在坠落或失重状态下不同的颤动,建筑与高压线间高速穿行惊心动魄,可能是身体的不适反映在梦里,与飞行的感受吻合,久而久之形成了某种链接,只要身体不舒服,做梦一定会飞。

当然梦境并非如此简单,不同的场景,不同的空间,不同的光源类型,不同的人参与其中。

有时场面美轮美奂,从未见过的景象,我会惊呆,恨不得马上把它摄制下来,把那奇幻的美景分享给别人。在梦里寻找相机或摄像机,成为我的任务,必须要找到,不记录下来,我这辈子不会再遇到第二次的梦境,会成为遗憾。一般来讲,会找到相机,可是通常很不好用,各种问题都会在此时出现,按不动快门,电池马上要没电,甚至手里拿的相机的样子非常奇怪,根本找不到镜头在哪儿,看着眼前正在逐渐变化的场景,马上就要消失的幻景,真是快要急疯了。有时也会很顺利地拍到,实实在在地存在相机里,反复确认数次,高兴的不得了,想着给别人看时他们吃惊的样子,激动得要死。之后却发现照片或视频的内容根本不是自己之前看到的东西,而且渐渐地竟然也忘了到底看到了什么了。这一切还都是在梦里的事,醒来后,也会看看枕头下面,找找相机或照片什么的,东张西望一番,失望地确认是做梦后,会花些时间慢慢回忆梦中的东西,可多半已不记得了。偶尔也会记住一些,或者片段,或者一些感受,熟悉的人,甚至气味,温度什么的。

梦境与现实在很多方面极为不同,那种美好的印象,让我不想醒来。梦境中的空间大小完全取决于你的想象力,大的空间可以延展,而且并不是单纯地用眼睛看到的大,你能感受到那种大,自己可以在任何位置看自己,像是有架直升机悬空航拍自己一样,能感觉到空间结构之间的关系,真的是在其中,而不单单看到近大远小,推算出空间极大。能感觉到冷,感觉到心脏加速,感觉到腿颤,感觉到不同距离传过来的各种音色各种强弱的声音。

小的空间则会收缩,在狭窄的地洞中爬行,人会卡在里边,透不过气,远处出口渐渐变窄,嘴也发不出声音,呼喊不了,绝望与压迫,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似乎空间还在继续缩小,如果运气好的话,被急醒过来会得以解决,运气不好的话那就会长时间地陷入梦魇之中,经受痛苦的折磨。

梦不论是内容还是形式都是特别的。我经常会做一些处在学生时代的梦,明明知道自己已经上过大学了,却跟高中的同学一起上课,正准备考大学。这些梦会让我有无比的优越感,根本没必要搞懂那些枯燥的难题,那是他们的事,我大学都毕业了,为什么再要考大学?同学们也多半会气得要死,满心的不理解。这种类型的梦自己会推算出现在正在做梦,有了这样的底,之后会在梦中为所欲为,这个阶段我称其为造梦阶段。比如,上体育课我会 比别人跳得高很多,而且可以不落地,悬在半空,我敢用手抓握刀刃,再高的楼顶,我会毫不犹豫跳下去,之后即可飞行。即便如此,随着时间推移,梦也会转变,别人的能力会逐渐加强,自己的能力会渐渐失去控制,情况也会越来越复杂,这个阶段是梦的最核心的阶段,各种变数让梦千奇百怪,五彩斑斓。大约到了天快亮了,或者快要醒来之前,能力尽失,自己会很脆弱,完全被梦境所驱使,逃命的梦会多,敌人非常强大,环境也会变得异常复杂。人物的面孔可以轻易转换,原本恐怖的面孔,后来竟会是自己的同学或者是亲人,乱七八糟的转换结果会让原本主题清晰的梦,演变成无聊的纠纷,讨厌的人变成主角,自己呆在一旁傻傻地看着,渐渐地跟自己关系越来越小,这时就是想醒来了,不想再睡下去了,无聊的梦必须终止了。

梦境本身有太多的未知不被我们所了解,这也是我对其感兴趣的原因,在这个问题上花的时间比别人多那么多,积累了一大堆素材,堆在脑袋中都快发酵了,我也迫切需要通过某种方式释放出来,展现给别人,分享我的创造力。因此,我暂时选择用绘画的方式触及一下,试试效果,同时也兑现多年前的愿望,为曾经有过的神奇梦境经历,做点儿什么。这其实是我决定画梦境的主要意义。

城市

在钢筋水泥的丛林里,

在不被了解的另一面,

计算着梦想与现实之间的差距……

城市,我被生在那儿。跟随着周围千千万万的人,学着他们的样子,小学中学大学工作娶妻生子一步步地走到今天,一切看上去都是很自然顺利的,对比那些仍生活在城市底层的人,可以算是相当成功的啦,假如这是一款生存游戏,我应该已经爆机通关了。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思想的完善,有天我觉醒了,忽然我发现似乎一切都要重新开始,审视自己的一生竟是如此的庸庸碌碌糊里糊涂走过。

我们花了一生的时间来适应城市,期间产生了很多的问题,对亲人朋友以及其他人,也有对自己内心的负面影响,我们甚至觉得自己什么都不行,一生时刻处在自责之中。

现在我终于明白了,城市才是问题的根源,并不是我有问题,而是畸形的城市,成百上千万的人聚集在这里,人们自然只能要睡在丑陋的水泥格子里,活在电线电话线有线电视线网线自来水管线下水道煤气管道供热管道密布的空间,乘坐飞机火车地铁公交客车出租车轿车摩托车电瓶车自行车出行,去批发市场百货商店超级市场肉菜市场买东西,吃快餐盒饭方便面,历经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大学的知识灌输,业余时间掌握音乐舞蹈书法绘画体育项目中的一技之长,然后在拥挤的人才市场找到满意的工作,千百万人在高楼林立的写字楼名目繁杂的各种公司宾馆酒店银行保险基金证券房地产开发房产中介里拼命赚钱……

能适应这样的环境的人,并不能说明什么,也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地方,本来就是一个很变态的游戏,混得不好那也是非常正常的事,可以不开心,但绝对不能怀疑责怪自己,因为一切跟做人无关。城市时刻都在变化发展,对它而言从来没有对错,社会也是一样,昨天那样今天这样,甚至前后矛盾,如果再按部就班跟着发展,我们的心也会前后矛盾。纸醉金迷的生活加上人的惰性,我们会被城市吞没,被那个无情的怪物吞没,它最喜欢吃掉人的灵魂,让我们变成空壳,顺着它的驱使,随波逐流,有一天我们会发现这世界中并没有过自己,城市却依然存在着。城市发展到今天的确带来方便,这也是它最值钱的地方,可我们生活在城市目的不是要深陷其中,迷醉在繁华的幻像里,迷失自我的价值。

我觉得我已经做得足够多了,该停下来静静地想一想了,到底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已经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浪费了,无休止地工作没有任何意义,所谓的为了人类的发展所做的工作,实际上只是城市游戏规则的产物,不能当作人生的目的。我的价值应该是有的,有别于另一个人,那只能是思想了。以我的视角看待世界万物,深入到内心深处,挖掘自身的潜能,并通过各种方式展现出来与人分享,这才是该做的。我的梦想就是当人们看着我的作品,全心进入其中,感受到内心世界带来的激动,而这种激动又是其他任何东西都无法代替的,人类感谢我的创造力,庆幸世界上曾经有过我的存在!于是我决定我还是应该那样活着!

童年的建筑

建东西是很过瘾的。

记得小时候夏天每当下大雨的时候,我们一帮伙伴会有一项必做的工程,拦河大坝。带点儿坡度的马路崖子边上,雨水会汇集流向下游,我们的工作就是拦住向下的水流,用砖头树枝泥巴沙子当材料,横着建一条高高的大坝,形成水库,同时其他人分别在大坝下游建几个小一点儿的水坝。一般我们都是穿着雨衣塑料凉鞋,有时光着脚,冒着大雨抢建。顶着轰隆吓人的雷声,只要有人敢,大家就都敢了。大雨下得快,停得也快,渐渐地上游水库蓄水越来越多,险情不断,黄泥补漏愈发困难,这时就到了行洪放水的步骤了,慢慢地移开一块砖头,哈!甚是好看,下游的伙伴则欢呼雀跃,多半的水坝会被大水冲垮,一级级向下。到雨停很久以后,路边的雨水会少得可怜,那时上游水库存水变得金贵,下游的伙伴会请求老大给放点儿水,那是相当地费劲啊,我通常就是那个要水的小鼻涕孩儿。

70年代哈尔滨到处挖防空洞,好像叫什么7381工程,据说整个城市地下布面了相通的地道。记得只要有大的土堆的地方一定是在挖地道,那时的人们好像非常喜欢挖洞,几乎每家都会有一个地窖,我们叫菜窖,谁家准备挖菜窖,邻居们都会过来帮忙。那种菜窖通常不到一米的直径,向下大概挖个三四米深吧,底部挖成稍大的空间,然后分别向左右横向发展成两个藏放青菜的地洞,然后竖下长长的梯子一直到底,上面洞口一般会做一个盖子,如果是露天的窖,盖子会包上洋铁皮防雨雪,讲究点儿的人家还会用砖头砌高洞口,盖上带合页的油了油漆的洞门,并且锁上锁头。菜窖当然是用来放菜的,神奇的是这种窖冬暖夏凉,青菜放在里面可以放一冬天不冻,北方能在寒冷的冬天吃到新鲜的蔬菜就是因为有菜窖的缘故。由于每年秋天都要储备蔬菜,每家最少几百斤多则上千斤白菜土豆萝卜大葱,除了用大缸坛子腌渍酸菜咸菜以外,剩下的一定要放菜窖里才行的。那季节的人们像是松鼠蚂蚁一般,忙忙碌碌把一大堆的吃的东西移到洞里,很是好笑。

 

可能是受此影响吧,我们孩子们,玩儿砂子最爱的就是挖洞。砂堆是童年时光消耗的重要场所。当时也不知道哪儿来的那么多的砂子,砂堆都连成片了,高高低低甚是壮观。松散的砂子,摔倒了也不疼,反而很舒服,尤其是在夏天,我们可以光着脚在上面摔跤,攻山头儿,骑马打仗,大人们虽然有时等我们回家看到我们满头砂子,裤子膝盖焦黄会骂我们几句什么的,总的来讲并不反对我们玩砂子,就是因为非常安全。其它玩儿法不说,我单说说挖砂坑。玩儿过砂子的人都知道,在上面的是干砂子,拨开向下挖就会是湿砂子了,可能是下雨还是返潮什么的,下面一定是湿的砂子,湿砂子的特点就是不容易塌,很适合挖坑,挖有趣的陷人坑。大概直径一只鞋那么宽,小心向下挖,最好挖到整条手臂那么深,然后把洞壁尽量搞得光滑圆溜溜地,掏空多余的湿砂子,洞就完成了。接下来就是最关键的处理洞口的工作了,捡些细树枝,冰棍儿签子,废纸什么的,把树枝签子交叉布满洞口,小心铺上废纸,轻轻地撒上湿砂子,盖住所有一切,然后清光洞口附近所有湿砂子从别的地方捧来干砂子随机地撒在各处,最后最后用自己的鞋子在上面轻轻地压上几个鞋印,丢几片树叶什么的,至此陷人坑大功告成!之后坐在附近等着倒霉蛋中招,一般人多半会沉不住气,多数会领最希望整的人经过陷阱,假装有事儿找他的样子,或者正对着他的方向站在陷阱后面,叫他过来,一定得装得很像才行,不能让他怀疑,否则会前功尽弃的。只见他慢慢向陷阱靠近,自己心中会激动不已,不断地祈祷他会有一只脚正好踩在那片树叶上,那片标记陷阱中点的树叶,真的会有成功的时候的,一瞬间,那家伙突然会坐到地上一只腿没过膝盖深深地陷在砂子里拔不出来,脸上惊魂未定,随即又会大笑,接受中招的事实,笑骂着解释着我之前的可疑之处,我则会笑得更大声,得意地向周围看热闹的伙伴们说着各种细节,如何如何,开心得要死。当然,有时候被陷的人是我,大一点儿的孩子挖的陷人坑会更深,感觉会更吓人,不过,真的很有趣,大家都会开心,不管是挖的人还是陷的人,那经历都会成为他们童年美好的记忆。